• <menu id="yqc4s"></menu>
  • <nav id="yqc4s"><nav id="yqc4s"></nav></nav>
  • <nav id="yqc4s"></nav>
    <menu id="yqc4s"></menu>
  • <dd id="yqc4s"></dd>
  • <menu id="yqc4s"><strong id="yqc4s"></strong></menu>
  • 歡迎來到西征網! 加載中...

    >西征原創 >顏色革命 >瀏覽文章

    導讀
    早先有個俗語,叫“五行八作”?!靶小倍酁樯虡I,“作”則是手工業。豫西北有座叫“焦作”的城市,顧名思義,最初既可能是焦姓人家開的煤炭作坊,也可能是賣焦炭的作坊,這里核心字“炭”就是煤,所以這是一座因煤炭而興起的資源型城市。隋唐之前不過是個不足百戶的自然村,19世紀末還僅僅是懷慶府修武縣管轄下的偏遠集鎮,在河南動輒兩千年起步的城市中,只能算個小兄弟


    民國時代,背煤筐的小童工

    早先有個俗語,叫“五行八作”?!靶小倍酁樯虡I,“作”則是手工業。

    豫西北有座叫“焦作”的城市,顧名思義,最初既可能是焦姓人家開的煤炭作坊,也可能是賣焦炭的作坊,這里核心字“炭”就是煤,所以這是一座因煤炭而興起的資源型城市。隋唐之前不過是個不足百戶的自然村,19世紀末還僅僅是懷慶府修武縣管轄下的偏遠集鎮,在河南動輒兩千年起步的城市中,只能算個小兄弟。

    煤炭的大規模使用始于宋代,特別是都城開封,整座城市官商軍民,百萬人口的燃料,完全使用煤炭,基本沒有燒柴的。這些煤炭大部分來自于華北地區,走水路距離不過百余公里,今焦作所處的懷州(今沁陽)就是其中重要的生產基地。此地生產出來的煤炭,經黃河、汴河運抵開封,并大量供應江淮、江漢地區以瓷業為主的大型手工業作坊。


    明代科技著作《天工開物》中的挖煤燒炭工藝

    從戰國時期發現煤炭,隋唐有了土法開采,宋代焦作地區的煤礦生產已經相當發達,有的礦雇傭數百礦工,能保障礦區上千口人的生活。到了清末,已有小煤窯100多家,土窯800多個,從事采煤的工人逾萬名。形成了繁華的煤炭專業銷售集市,帶動了商業的蓬勃發展,常住人口已達2000多人。

    光緒二十二年(1896),意大利工程師羅沙第(Angelo Luzzatti,猶太人)通過盧蒂尼(盧蒂尼Marquis Antonio di Rudinì),打通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行走李鴻章的關系,扮作代理牧師,到中國的山西、陜西、河南考察礦產,看準了河南焦作豐富的煤礦資源?;氐綒W洲,拉來著名的國際大財團羅斯柴爾德家族(猶太人),又請來英國駐上??傤I事哲美森(George Jamieson)、英國侯爵倫伍(Lansdowne)等達官顯貴,甚至給了李鴻章25%的暗股,成立了英商福公司(PeKing Syndicate),準備鯨吞中國河南、山西的煤礦資源。

    接著在北京成立福公司在華辦事處,由羅沙第任總代理,通過李鴻章的大幕僚、招商局總辦(原中國駐英公使館參贊)馬建忠,聘請候補知府劉鶚為“華經理”(買辦),打通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慶親王奕劻和軍機大臣王文韶的關節(都有股份),指示自己的親家、分省補用道程恩培(長江水師提督程文炳之子)和好友翰林院檢討吳士釗,在河南辦起了既無資金又無礦址的“皮包公司”——豫豐公司,然后勾結河南巡撫劉樹堂(吳士釗的云南老鄉),簽訂了《豫豐公司與福公司議定河南開礦制鐵以及轉運各色礦產章程》(1898),從而取得為期60年,“專辦懷慶左右、黃河以北諸礦山”的權利。


    1896年,山西商務局總辦賈景仁、曹中裕與福公司羅沙第(中)、哲美森(后右)等合影(來自孔夫子舊書網)

    這意味著什么呢?

    河南留日同鄉會在《警告河南同胞速辦礦務書》中說:

    “我們河南將成了南非洲了!說‘專辦’就是只準福公司開采,福公司以外民間不準開采了;說‘大河以北’,就是河北三府,頂到山西,都在內了;說‘懷慶左右’,就是西至陜西,東到直隸,都準他隨便開采,沒有限制了;說‘諸山’,就是西至王屋,東至巨鹿,凡有山的地方,都包括無遺了;說‘各礦’,這金銀、銅,鐵、石炭、煤油,凡有礦的地方,都一網打盡了;說‘六十年歸還中國’,那就是永為其業了!”

    此時的清王朝,已經成為帝國主義控制中國經濟命脈和掠奪中國勞動人民的總代理人,河南人民收回礦權的斗爭,雖幾經反復,卻最終失敗。

    辛亥革命后,在大總統袁世凱的授意下,河南組織起官商合辦的中原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與英商福公司合組福中總公司,雙方分產合銷,英資占主導地位。

    問題來了,袁世凱是愛國嗎?英國人是發善心嗎?


    袁世凱與英國公使朱爾典(John Newell Jordan)

    當然不是!

    福中公司是河南近現代歷史上第一個中外合資企業,它的成立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民族矛盾與階級矛盾尖銳斗爭的產物,是中外資本家相互競爭的結果。袁世凱是大地主大買辦階級的政治代表,是各帝國主義在華的總工具,當時在華侵略勢力最大,攫取利益最多的就是英帝國主義,袁世凱很大程度代表的就是英帝國主義的利益,他的所有政治舉措和政治資金也都需要英帝國主義的認可和支持,后者正忙于和德帝國主義火并,迫切希望袁世凱能夠穩定其反動政權,替它保護在華利益,兩者各取所需才能完成交易。而隨著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的誕生和成長,福公司認識到,利用中外合資的形式,既能減少與當地民族資產階級、地方官府的矛盾,又能避開中國人民的斗爭鋒芒,更有利于在中國推行經濟侵略政策。

    不過,福公司、中原公司和他們合組的福中公司,也給焦作人民辦了不少好事。特別是在教育方面,焦作工學院和焦作中學,不但填補了焦作、河南的教育空白,甚至在全國都非常有影響力。

    今天中國礦業大學的前身——焦作工學院,曾是建國前我國惟一一所面向煤礦的最高學府,也是全國唯一一所工學院,為我國培養了一大批采礦、鐵路、冶金、土木建筑的專門人才。焦作中學則是民國時期河南煤礦自辦的唯一一所中學,也是河南省當時少有的完全中學,設有初高中、師范和女生部。此外,還有以福中小學為代表的的15所子弟小學。民國時期,焦作礦區的中小學數量之多,為河南各礦區之最,也是師資條件、教學水平最高的。


    焦作路礦學堂(中福礦務大學、私立焦作工學院)

    這里需要特別說明,焦作礦區辦學的主要功臣還是中國人,而不是英國人,中原公司承擔了焦工和中心小學的大部分經費,無論每年是否盈利,都會撥給這些學校以一定的補助費用,效益好的年景里,臨時要錢公司都不用造預算,寫個條子就批。由此,為焦作為河南的文教事業,做出了相當大的貢獻。

    同時,焦作也因為引來了工業化時代,在河南一度引領城市建設風氣。從這個意義上說,焦作作為河南最早資源立市的城市,也是近代新興城市崛起的剖面。

    光緒二十八年(1902),福公司開始在焦作設立哲美森廠(以原英國駐上??傤I事,此時擔任福公司駐華辦事處總董事長哲美森之名命名),隨后道清鐵路通車,路礦學堂開辦,焦作的工商業人口逐漸增多。礦區當時被叫做哲美森鎮,中國早期的英文報紙《北華捷報》(North-China Herald)當時報道說:

    “工廠、礦山和鐵路雇傭了3000中國工人,此外,還有25名歐洲技師,礦區占地一千畝,并已修筑了一條寬闊的街道。兩旁是苦力的茅屋和銷售中國人通常使用的奢侈品的商店,包括澡塘、理發店和按摩院?!?nbsp;

    紅線內稱“紅界”,為福公司自行劃定的開采建設區域

    到民國六、七(1917 ~1918)年間,按照西方生活要求和城市規劃建設起來的新式馬路、城市垃圾處理系統,以及煤氣、電燈、電話、自來水……這些前所未有的新鮮事物,都在焦作率先出現,省會開封和河南唯一的商埠鄭州都還沒有“開洋葷”。

    不過相較地上,地下的煤礦深處,無論福公司,還是中原公司,亦或是本地土窯(當地人用土法開采的煤窯),卻是另外一個世界。

    相較地面上體面光鮮的中國民族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地下的礦工,即伴隨帝國主義在華直接經營企業而現行誕生的中國無產階級,卻吃不飽、穿不暖,勞動時間長,勞動條件差,工資特別低,生活特別苦,社會地位極其低下,還要忍受中外資本家和封建把頭的迫害。

    焦作礦工的歌謠里,記錄了那時工人階級的悲慘生活工作狀況:

    “礦工雖有身,下井就沒魂。穿的補釘衣,好似原始人。窩頭爛咸菜,腸子空半根。把頭一發狠,渾身血淋淋。下井要不死,熏個大發昏。雖吃陽間飯,卻為陰間人?!?/span>


    福公司井架

    焦作有那么多那么好的大中小學,又跟窮礦工和他們的孩子有什么關系呢?

    在王封礦東邊,有一條縱貫南北的深溝,人稱“東溝”,是礦工門的“宿舍區”。280多戶,700多人住在“東溝”兩側土崖上掏出來的洞子里。由于饑寒交迫,這里先后有73家賣掉76個親生兒女,有180多人被活活餓死,96戶人家絕了戶。

    僥幸能活下的孩子,往往不到10歲,就要到礦上作童工,福中公司的童工竟占10%,他們負責拉筐、抬筐,像牛馬一樣四肢著地,跪著爬著拉筐。遇到坡度大、巷道低的地方,挪一步一身汗。干一天活,脊背不知要被巷道的巖石和煤壁擦碰多少次,胳膊被磨得紅腫,渾身被勒得道道血印。如此辛苦危險的工作,童工出的力相當于成人,但工資不到成人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每月所得絕對不超過六塊錢,日工資僅0.35元至0.38元,而當時每袋面粉37斤,需兩元錢。還經常拖欠不發,即便發下來,也要被封建把頭以九五扣、三七扣,扣來扣去到不了工人的手多少錢。


    民國時代,背煤筐的小童工

    在舊中國,帝國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和封建勢力勾結在一起,共同對焦作工人進行慘無人道地欺凌和蹂躪,工人們在政治上受盡壓迫,經濟上受盡剝削,生活上受盡折磨,痛苦地呻吟在三座大山的重壓之下。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剝削哪里就有斗爭。焦作的工人階級和全國的工人階級一樣,開展了不屈不撓的經濟、政治斗爭,矛頭直指一切壓迫他們的反動勢力,特別是英帝國主義。

    1914年,福公司5000多礦工,為抗議裁減工價舉行大罷工。1918年,洋工頭毆打華人機匠(技術工),激起華人機匠全體罷工。但由于沒有工人階級政黨的建立及其領導,沒有先進理論來武裝,焦作工人的斗爭同其他各地工人一樣,還是自發的經濟斗爭,所以收效甚微。在他們還不明了受壓迫受剝削的原因時,采用消極怠工,破壞設備等手段對待廠方,以減輕對自己的剝削。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福中專門礦務學校(后來的焦工)學生積極參加。特別是武懷讓同學因此被校方開除,后來考入了唐山交大,又帶領唐交同學聲援開灤五礦工人大罷工,從此走上了革命之路,1923年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隨后轉黨,成為中共早期無產階級革命家。


    民國時代,礦井里的“青工”(18歲以下)

    1922年,在全國工人運動第一次高潮中,中共北京區委派共產黨員賀道培到豫北,負責安陽、焦作一帶的鐵路工人運動。他在焦作改組了道清鐵路工會,領導道清鐵路工人進行了京漢鐵路“二七”大罷工的同情大罷工,沉重地打擊了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的反動統治,顯示了焦作工人階級的強大力量。

    京漢鐵路總工會黨團書記羅章龍,予以高度評價:

    “統計道清全路工友不到千人,他們此次罷工居然維持到九日之久,后京漢五日才恢復工作,這不能不佩服他們團結的偉大精神,俗語有句話‘雖敗猶榮’,這正可以持贈他們了。工人心坎中的工會,資本家是永遠封閉不了的,所以道清工友始終沒有頹喪的氣色?!?/span>

    之后,在黨的領導下,焦作煤礦工會和各行各業的工會組織相繼成立,工人中涌現出大批積極分子。1925年,中共焦作第一個支部光榮誕生,同時成立共青團焦作特別支部。當年,“五卅”慘案發生后,為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焦作福公司煤礦工人舉行了長達8個月,聞名全國的罷工斗爭,并取得了最后勝利。


    近現代工業無產階級的特點就是“特別能戰斗”

    為此,毛澤東同志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文中,高度評價包括焦作煤礦工人在內的中國近現代工業無產階級時,稱:

    “他們特別能戰斗”!

    “五卅”運動是中國革命史上的重要節點,對于幼年階段的中國共產黨,在焦作的發展也同樣意義非凡。如何扎根基層,培養骨干,贏得群眾,掌握民心,讓我們這個新生的工人階級政黨,得到多數工人群眾的擁護,至少取得本階級多數善意的中立,否則爭取工人階級多數到黨方面來是勝利的革命的必要條件——這一列寧主義的原理就毫無意義了。

    關鍵時刻,羅思危同志來到了焦作。

    羅思危同志,湖北黃岡人,畢業于湖北省立一中,1923年入黨,有著豐富的工人運動經驗。曾受黨委派到遼寧復縣(今瓦房店)播下革命的火種,此次由團中央派遣河南作青運,又受中央特派員王若飛同志委派,到焦作領導和組織工運。


    原道清鐵路管理局

    到焦作后,羅思危深入礦區進行調研,決定先從青年學生入手。住在福中礦務大學里,團結發動礦大學生,以他們為首領導全市學生開展反帝斗爭。同時搞起工人夜校,在青年工人(18歲以下青工、學徒工和童工能占到焦作礦工的三分之一)的帶領下,下礦井,進窯棚,走遍了福公司和中原公司所屬礦廠。還和中小學教員、職員、商人、市民談心交朋友,宣傳革命思想,團結了一大批青年積極分子。以此為基礎,成立了公開的焦作各界“滬案”后援會和秘密的革命青年隊,為我黨在焦作建立組織奠定了基礎。此外,還有不少外地派來的黨團員深入農村,發動廣大農民,同工人一起向帝國主義作斗爭。

    罷工最早是由為福公司英籍職員服務的廚師、花匠、翻譯和女傭開始的,1925年7月6日,工人夜校學員馮金堂同志帶領二百多家庭雇工,卷起鋪蓋,憤然離開。英國人當年在礦井淹死人,不愿賠償,他們的買辦還嘲笑中國工人:“死了幾個人算啥?兩條腿的哈蟆難找,兩條腿的煤黑子到處都有!”如今開出三倍工資,也沒有一個人愿意留下。帝國主義者和他們的走狗,被驚得目瞪口呆。那些曾經對洋大人畢恭畢敬,要回話都得站到三尺開外,鞠躬行禮才敢張嘴的中國苦力,如今怎么敢指著鼻子,罵起來帝國主義了?

    英資福公司股票

    當年參加大罷工的老工人,曾在英籍職員瑞吉士家當廚役的崔長永同志,后來回憶,遇到羅思危同志很偶然。

    當時他在街上替外國人采買,遇到了身穿學生裝的羅思危,帶著幾個礦大學生。羅思危主動和崔長永搭訕,問他是干什么的?穿著破爛的崔長永看到對方是體面的“洋學生”,自卑地低下頭,小心翼翼回答,說自己是給外國人做飯的“洋奴才”。

    羅思危卻擺擺手,說:“不,你是個工人。工人階級是高尚的!”

    生平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也是第一次得到“體面人”的尊重,這讓崔長永心頭一震,記憶了一輩子。

    學生們繼續和攀談,問崔長永給哪個外國人做飯?他的家住在哪里?能否到他家里看一看?

    崔長永想,反正現在瑞吉士也不在家,就領著幾個人來參觀,又拿出點心招待請大家??粗鸨梯x煌的裝飾,精致細膩的餐具,羅思危向崔長永講述了近日發生的“五卅”慘案,日本資本家槍殺中國工人顧正紅,英國巡捕助紂為虐,屠殺中國工人學生等等,希望崔長永能聯絡幾個熟人,大家交朋友,一起為受害的工人學生募捐。


    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上的“五卅運動”浮雕

    送走這群學生,崔長永找了自己的好朋友,隔壁格拉斯家的廚役馮金堂。馮金堂出身更苦,9歲背井離鄉逃難到焦作,10歲下煤窯當童工,父母凍餓而死,四個哥哥因受資本家和地主的殘酷折磨也相繼死去。到英國人家里做工,全年早晚無休,飽受艱辛。說起剛才學生們提到的“五卅”慘案,平日沉默不言的馮金堂突然打開了話匣子,認識幾個字的他,經常趁著上街采買到商店柜臺上看報紙,所以對這件事頗為了解,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說學生們做的是好事,咱們應該支持,中國人哪有不幫中國人的道理?

    于是倆人開始在朋友中間串聯,福公司就有三十多家英國人,每家都有幾個中國雜役,串聯起來后,收入微薄的窮哥們、窮姐妹卻非??犊?,你一元,我五角的湊了四五十塊錢,送到礦大。

    由這根線入手,千萬根線深入到基層,無數的工人、農民、學生、市民,團結起來,曾經膽小怕事,在洋人面前唯唯諾諾的崔長永,在羅思危問他敢不敢組織窮哥們、窮姐妹——那些在英國人家里做工的“洋奴才”,起來造反,也給他們來個罷工行不行?”


    李鴻章送給英國財閥羅斯柴爾德的照片

    “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上??梢粤T工,我們也可以罷工!”崔長永想也想,先是覺得這事不簡單,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雜役兄弟姐妹能團結起來,但只有二百來人,力量太小??!

    羅思危指點道:

    “你先找幾個朋友商量一下,馮金堂不是很積極嗎?”

    回去之后,崔長永找來馮金堂,兩人商量后分頭行動,馮金堂到道清鐵路,崔長永則到礦上。短短幾天,就聯絡到二十多位工友。與此同時,其他的共產黨員和工人同志也在積極聯絡,比如湖南安源工人運動骨干劉昌炎同志,河北正定學生運動骨干楊天然等。

    羅思危告訴工人:

    “我們要團結起來,沒有團體就要受帝國主義欺侮。一根筷子容易折,一把筷子折不斷?!?/span>


    清廷大開方便之門,英帝測繪的晉冀豫礦脈圖,所圖非小,居心不良

    7月8日,英商福公司煤礦工人在全市首先宣布罷工,7月9日,全市總罷工,商人罷市,學生罷課,連禁錮森嚴的教會學校也進行了罷課,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在“打倒帝國主義!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的旗幟下結成了聯合戰線,革命風暴席卷焦作大地。

    期間,上海學生組織的京漢線宣傳團也來到焦作,開展宣傳活動。為了紀念這次活動,羅思危同志還和宣傳團的同學們合影留念。其中有位來自上海震旦大學機械工程系,叫范爭波的同學格外活躍。

    在各界群眾的支持下,資方不得不同意改善工人勞動保護條件,實行8小時工作制,工傷事故廠方負責治療,殘廢或死亡應發殘廢金和撫恤金,增加工資30%,不得隨意解雇工人等條款,基本滿足了福公司工人的要求。

    隨著罷工的組織、實施和最終勝利,焦作的建黨建團工作也水到渠成。一大批脫穎而出的優秀積極分子,分別加入了共產黨和共青團。建黨建團之初的1925年7到10月,共有黨員8名,團員15名。


    《歡呼:英國人拿到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煤礦礦脈》,英國《泰晤士報》的報道

    1925年7月,在羅思危同志的領導下,完成黨團組織建立工作后,次月焦作全體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建立了國民黨焦作市黨部,公開掛出牌子,羅思危主持日常工作。共產黨幫助建立的國民黨的焦作市黨部,由此成為中共焦作黨組織的辦事機構,領導群眾進行革命活動的公開機關。

    當時的國民黨焦作市黨部有個很奇特的現象,就是沒有純粹的國民黨員,里面的成員都是跨黨的共產黨員、共青團員。

    時值國共合作時期,中共焦作支部受北方區委領導,中共北方區執行委員會書記是李大釗同志,他同時擔任國民黨北京執行部組織部長。焦作罷工期間,李大釗曾派中共中法大學黨支部書記、國民黨北京市特別市黨部執行委員(實際負責人)陳毅接見了焦作煤礦工人代表團,對復工談判作了重要指示。

    焦作煤礦工人大罷工的勝利,為中共黨組織在焦作的建立起到了奠基石和加速劑的作用。但勝利的背后,卻隱藏著巨大的隱患,簡單說就是黨的根基扎得不深!


    李鴻章寫給羅斯柴爾德的信(英文版)

    中國共產黨甫成立不久,大革命的風潮中發展過快,黨的骨干也非常年輕,多數都是青年知識分子,黨缺乏足夠的力量來消化新涌入黨內的群眾,黨的組織還處于松散、幼稚的階段,甚至對各級干部和黨員都難以建立有效領導,遑論改造他們的思想。還有一些混入黨內的投機分子,是帶著腐化享受傾向,而沒有艱苦踏實地去進行工作。

    換言之,彼時以書生為主的中共干部,做好心理建設和組織準備,來迎接暴風驟雨的革命和堅苦卓絕的斗爭了嗎?

    在焦作礦區,一位叫張方來的工人黨員,就發現了熱鬧繁華背后隱藏的深刻危機,他說:

    “由于黨還處在幼年階段,缺乏斗爭經驗,在罷工中沒有依靠煤礦中最下層的廣大礦工,只是依靠了礦上的知識分子、工人上層分子和英國資本家的廚師。在罷工中這些人員沒有工資就要復工,只好把募捐的一部分錢發給他們,廣大煤礦工人的經濟困難卻被忽視了,他們只好各自謀生。罷工后的組織發展,也只是在這些人員中進行?!?/span>


    “為滬案宣傳同仁攝影,1925年7月3日于焦作?!鼻芭庞?羅思危烈士,后排右4范爭波

    基礎不牢,地動山搖。

    進入1926年,焦作乃至整個河南的革命形勢都急轉直下。

    在英日帝國主義支持下,直系軍閥吳佩孚卷土重來,反動氣焰甚囂塵上。直軍、奉軍先后占據焦作,帝國主義者和軍閥,中外反動派勾結起來扼殺工人運動。

    再后來馮玉祥來了,很快這位曾經的“紅色將軍”, 徹底撕下了“革命”的面具,開始 “清黨”、“分共”。根據當時我黨河南省委的文件來看,“這種工作在重要城市及工業區域、鐵路沿線,尤其加緊?!痹诮棺?,馮玉祥直接向各廠礦派監督,布偵探,解散煤礦工會、廚司工會,改組道清鐵路工會,迫害進步師生和革命群眾。

    原來由共產黨幫助建立的國民黨焦作市黨部,也被國民黨“改組派”所控制,焦作市總工會、道清鐵路總工會、道清鐵路焦作分工會、焦作福公司煤礦工會、中原公司煤礦工會等工會組織也被其把持,成了黃色工會。


    位于今河南理工大學校園內的原焦作煤礦工人大罷工指揮部舊址

    此后蔣馮“中原大戰”,蔣介石戰勝馮玉祥,蔣系勢力控制焦作,共產黨人不得不在愈演愈烈的白色恐怖之下,尋求新的應對之策。而此時,我黨在焦作的黨團組織中的領導相繼調離,轉移到鄉村,各級黨組織之間大都失去聯系,與上級黨組織的聯系也由于河南省委多次被敵人破壞而時斷時續,整個焦作的革命形勢跌入低谷。

    曾經發展到五百多人的焦作黨組織,有些被捕后自首變節,甚至投敵叛變,比如工委委員趙國俊不但出賣了組織,還主動帶著國民黨特務到處抓人,其他黨員大部分也自動脫黨,當然也仍有信念堅定的同志留下來,堅持戰斗。但軍閥混戰和其后的經濟危機,焦作地區的兩個特別支部幾近癱瘓,其中六位成員中有四人失業,因為忙于生計,其中中原公司黨支部,主要骨干失業回家后,在兩三個月內都沒開過會!

    從當時黨內的文件來看,焦作乃至整個豫北黨組織的實際情況都非常糟糕:

    “豫北的組織,在很長時間都宿在磁縣及焦作兩個地方,而兩個地方的黨部又是異常的不健全。


    豫北黨員數目統計表(1929年9月)

    豫北從去歲彰德,焦作,新鄉,衛輝的歷次破獲后,各地同志雖然沒有一網打盡,但組織方面卻是整個塌臺,各地同志又是不敢見面。那時焦作雖然尚有名義上不少的同志,但事實上他們不愿同組織發生關系,只是想著知道了一點消息就好,加之很久的沒有關系,盲動的余毒仍然存在,有的同志不談組織則已,談組織就是‘拿槍或發槍來武干’。仍有一大部分則處處畏縮,只覺得同志間’沒有一個可信的’,所以‘發生個人關系可以,但不發生組織的關系’。即或編入了組織,但工作是不能作的。

    焦作市的同志比較有工作能力些,惟失敗后及刮民黨力量較為雄厚,我們同志脫黨很多,焦作市工作進行似較困難。

    因為焦作的捕獲,鄉村亦入于恐怖時代,而以前輕視革命,以為革命是馬上成功的農民同志,鬧得都很顯明。這一時有生人去找,當會惹起鄉村的疑惑,所以他們不愿開會,只要說干就干才好。


    豫北團員數目統計表(1929年9月)

    豫北的團,其不健全的程度可以說與黨是一樣,并且在前數月間亦只焦作有一個支部,雖然沒有什么工作,但還能經常開會,兒運(黨人碑注:青工、童工工作)的進行亦甚努力?!?/span>

    由此看來,完全走入地下的焦作共產黨人,一開始并不適應新環境。

    那么問題就大了——

    紅旗到底能打多久?

    于此同時,同樣經歷了大革命失敗前后形勢大起大落,時任中共紅四軍前敵委員會書記的毛澤東同志,在福建上杭縣古田鎮賴坊村,一家叫“協成店”的雜貨鋪的一樓左廂房里,給同樣有此困惑的前委委員、紅四軍一縱隊司令員林彪寫了一封信,來回答這個問題。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創作舊址

    毛澤東認為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革命就是這樣發生的?,F在的紅軍和革命,還是很小的“星星之火”,但是這個革命終究要發展,要掀起高潮的,那就是“星火燎原”。

    中國是一個許多帝國主義國家互相爭奪的半殖民地,中國革命是中國社會各種矛盾尖銳沖突的必然結果,帝國主義和他們在華的利益代言人——各派反動統治者,階級性質使然,解決不了這些矛盾,只會讓矛盾日益發展。認識到這些,就能理解革命的到來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毛澤東同志提出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口號,他說:

    “馬克思主義者不是算命先生,未來的發展和變化,只應該也只能說出個大的方向,不應該也不可能機械地規定時日。但我所說的中國革命高潮快要到來,決不是如有些人所謂‘有到來之可能’那樣完全沒有行動意義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種空的東西。它是站在海岸遙望海中已經看得見桅桿尖頭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巔遠看東方已見光芒四射噴薄欲出的一輪朝日,它是躁動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個嬰兒?!?/span>


    【注釋】

    1、劉鶚(1857~1909),就是清末四大譴責小說之一《老殘游記》的作者。他出身官宦世家,原籍江蘇丹徒(今屬鎮江),后置家淮安,曾隨父久居開封,其父與李鴻章為同年進士,在河南作過知府、道臺,因此劉鶚與李鴻章家族關系親昵,在河南官場也淵源深厚。又受洋務派影響,主張開筑鐵路,興辦實業,并提出借用外資,引進國外技術開礦的設想,還先后開過書局、商場、織布廠、制鹽公司等近代工商企業,雖都以失敗告終,其人仍不失為當時的有識之士,但“中國往何處去”的問題,卻不是他的階級出身能認清的。


    劉鶚

    2、道清鐵路,是英商福公司為掠奪河南礦產資源而修筑的一條自始至終都在河南境內的小鐵道。自??h(今屬滑縣 )道口鎮起到河內縣清化鎮(今博愛縣),以新鄉為中點橫跨平漢鐵路,全長150多公里,1907年通車,抗戰時期被拆毀。

    道清鐵路

    3、武懷讓(1900~1936),河南孟州人,后改名武胡景,歷任社會主義青年團唐山地委書記、中共淄川特支書記、中共青島特支書記、中共唐山市委書記、中共天津市委書記、中共哈爾濱市委書記兼北滿特支書記、上?!芭R時中央”軍委書記、共產國際監察委員會委員。1936年,被王明、康生誣陷為“托派特務”,在蘇聯被錯殺,年僅37歲。1957年,中共中央追認為革命烈士,中央人民政府向家屬頒發了革命烈士證書。


    武懷讓(武胡景) 烈士

    4、1922年5月,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立。1925年1月,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決定把社會主義青年團改稱為共產主義青年團。

    5、羅思危(1898~1928),又名羅四維,1925年底離開焦作后,到滎陽開展農運工作,曾與被李大釗、王若飛同志肯定過的河南最早的農會領導人、大革命時期滎陽農民運動主要領導人張虎臣一起工作過。1926年2月不幸被捕,后經黨組織保釋,回湖北工作。先后任中共湖北夏口、黃岡縣委書記兼紅六軍政委。1928年5月,因叛徒告密,被敵人殺害于漢陽,年僅30歲。


    湖北漢川楊林溝,小學生祭掃羅四維(羅思危)烈士之墓

    羅思危烈士一門忠烈,其父私塾先生出身,父子一起投身大革命,1927年羅早南烈士英勇犧牲在夏斗寅的屠刀下。

    張虎臣(1865~1925),河南滎陽人,大革命時期,曾擔任賈峪區農民協會委員長兼農民自衛軍第—大隊大隊長、水磨村農民協會委員長,積極支持我黨的工作,與土豪劣紳做堅決斗爭,被反動地主利用紅槍會武裝殺害,全家十一口慘遭滅門,只有女兒和在開封上學的兒子逃出。我的好朋友滎陽中醫李坤大夫就是張虎臣女兒的曾孫,而張虎臣的兒子張檀后來也入團、入黨,曾任共青團郾城縣委書記,抗戰初期作過地下黨,后脫黨。


    河南滎陽賈峪,初中生祭掃張虎臣紀念碑(民國時代修)

    6、劉昌炎(1900~1927),湖南醴陵人,192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是毛澤東同志在安源創辦工人夜校的第一批學員,迅速成長為工運骨干,入黨后任窿內(井下)黨支部書記,來焦作前剛剛結束在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的學習,結束工作后又被調回湖南,重返安源,擔任中共安源地方執行委員書記。在他的積極工作下,不但恢復了被迫害的黨組織,還把安源礦警隊從資本家真圧工人的武裝變成工人的武裝,逐漸被黨掌握,后來成了毛澤東同志領導秋收暴動的骨干隊伍?!榜R日事變”后,反動軍閥許克祥進攻安源,1927年6月,劉昌炎烈士壯烈犧牲,年僅33歲。


    劉昌炎 烈士

    劉昌炎烈士一家也是滿門忠烈,在他的帶動下,哥哥劉昌明,弟弟劉昌福、表弟陳發科、外侄女游劍云、好友晏福生等,都是大革命時期的黨員。有的犧牲于井岡山斗爭中,有的在白區長期堅持地下工作,有的身經百戰成為人民解放軍的高級將領。

    7、楊天然(1902~1987),河北正定人,1924年入黨,任正定七中黨支部書記、正定特支書記,1925年6月由李大釗派往焦作做工運工作,擔任共青團焦作特支書記。后又到彰德、開封、杞縣等地進行革命活動。1926年冬,受中共北方區委派遣,以中共北方區委視察員的身份到保定、正定、石家莊一帶視察工作,后到唐山開灤煤礦任黨支部書記。大革命失敗后,黨組織派他到正定一帶搞農民運動。因直接領導人被捕,環境殘酷與黨失掉聯系,從此脫黨。此后,當過教員、小學校長、雜志編輯,還在國民黨的縣黨部、日偽機構作過秘書。解放后,又在學校任教,后退休享受離休待遇。1987年逝世,終年85歲。


    晚年楊天然

    8、這個范爭波,就是后來在上海,因陳賡鋤奸出了名,擔任國民黨上海市黨部常務委員、淞滬警備司令部偵緝隊隊長兼情報處處長,策反中共中央軍委秘書、出賣彭湃同志的大叛徒白鑫,差點被打死在霞飛路(今淮海中路)和合坊4弄43號家門口的那個范爭波。范爭波(1901~1983),河南修武人,被“紅隊”打傷康復后,任江西反省院院長,南昌行營秘書兼文藝主任,新生活運動總會干事,又成為國民黨的文化特務,跟魯迅先生打過筆仗,事見魯迅先生《二心集》中的《“民族主義文學”的任務和命運》一文。解放前夕,范爭波逃往臺灣,成為河南省籍的偽“國代”。

    紅隊打狗叛徒白鑫,我寫過,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往前捋,里面很有料。


    上?;春V新泛秃戏?,當年范爭波的家

    又:這周這篇,一不小心又過萬字大關了,寫這篇完全是因為我在同名微博里寫了一篇一群國民黨員因為反對國民黨的反動政策,冒死營救一名共產黨員的故事。正好手頭材料比較全,我們河南大學的老校長李敬齋、張仲魯又作過焦作工學院的校長,前后事跡我也在微博里寫過,干脆就拓展開來,寫個兩三篇容量的公眾號文章,講講基層黨組織的建立建設,順便展示下基層黨員干部的戰斗狀態。

    春天到了,天也慢慢暖合起來,花開了草綠了,幾個在高校當老師的研究生同學約我五一節,帶著他們幾家走走“紅色之旅”,去上海壓馬路,給孩子們講講近代史、革命史,特別是特科和“紅色打狗隊”在上海的鋤奸線路。我就笑了,真當我有錢有閑?

    有這時間精力,我還跑跑網約車,送送快遞,掙點錢貼補我到舊書市場買史料呢!

    不過說起來,這倒是個很好的思路——紅色研學,可以搞搞,但我是沒能力組織客源的,上次“井岡山之旅”就沒搞起來,所以還是“神游”就好了。

    注:所有圖片均來自網絡。


    責任編輯:小之

    [ 贊同、支持、鼓勵 ]

    贊賞

    取消

    感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掃碼支持
    掃碼打賞,你說多少就多少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

    贊賞就是對我們的一種肯定和鼓勵,是用戶對作品認可!系用戶自愿原則。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文章來自網絡,僅代表作者觀點,供網友研討閱讀,不代表本站立場。圖文如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轉載本站原創,請注明來自西征網。

    推薦閱讀

    黨人碑的熟人茶館

    入駐時間:2021-03-22

    24小時熱榜

    用微信掃一掃

    用微信掃一掃

    在线精品一区二区|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久久精品色欲|亚洲国产无码精品|久久九九精品电影
  • <menu id="yqc4s"></menu>
  • <nav id="yqc4s"><nav id="yqc4s"></nav></nav>
  • <nav id="yqc4s"></nav>
    <menu id="yqc4s"></menu>
  • <dd id="yqc4s"></dd>
  • <menu id="yqc4s"><strong id="yqc4s"></strong></menu>